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宏观政策 » 正文

物价上升压力加大 货币政策日趋稳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0-12-15   浏览次数:2891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经济政策的基本取向要积极稳健、审慎灵活,重点是更加积极稳妥地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此前,12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1月份CPI同比涨5.1%,涨幅创28个月新高。12月10日,央行公布的11月金融数据显示,M2增长19.5%,人民币贷款增加5640亿元。很显然,目前国内市场流动性依然充裕,国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已使通胀从预期转化为现实的压力。因此,也就是在物价数据出笼十几个小时前,12月10日晚间,央行宣布年内第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明年物价上涨压力加大

  尽管此次物价上涨可以从结构性、输入性及成本推动等不同角度加以解释,但不可否认的是,持续两年的适度宽松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快速回升向好的同时,也埋下了通胀隐忧。而近期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引发的新一轮美元贬值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又从外部进一步强化了国内的通胀压力。

  如果没有央行自年初就开始的加大管控流动性力度和措施出台,包括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甚至采用加息等手段收紧流动性“缰绳”,CPI上涨或许早已超越5.0%。而年末中央明确提出将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向“稳健”,实际上可以说,央行的实践比理论定调先行了一步。

  国家发改委有关方面负责人在物价数据公布后表示,由于10月、11月份新涨价因素较多,对明年上半年,特别是一季度的滞后影响是较大的。预计明年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仍将在高位运行。如何控制明年的通胀,显然也成为周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讨论的话题,而严格控制通胀也是“十二五”的重要政策目标。

  抑制通胀需要多方给力

  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对于经济的稳定发展、加强物价的预期管理和资产泡沫形成压力会起到很好的作用。之所以没有选择加息,多位专家学者均表示,是因为加息的打击面太广,加息对银行的盈利、企业的融资成本等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加息也会造成“热钱”更多更快的流入。

  货币周转速度已经大大减慢,这对于政府目前控制通胀的政策调整,是一个利好消息。如何解决流动性过剩?经济学家樊纲认为,应由央行进行对冲来控制流动性,而且央行票据、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成为对冲的最主要工具。虽然目前部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已经达18.5%,但中国与其他国家不一样,仍有提高的余地。存款准备金率提高不会危及商业银行生存,原因是我国央行对商业银行的法定准备金支付利息,而我国商业银行盈利能力较高,存贷利差在3个点左右。并且,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不一定就意味着紧缩,而是对冲掉因外汇占款新增的货币发行,以后外汇还会不断增加,这也意味着要不断采取措施。货币当局还可以通过超额准备金控制商业银行的贷款额度。

  但是持加息论的专家认为,自2月份以来,CPI出现连续快速上涨势头,虽然央行在11月采取了加息措施,但负利率状态仍在持续,如果不尽快加以控制,将会造成更高的通胀预期,货币政策可能会陷入严重困境。此外,加息也会令公开市场操作恢复活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军认为,应适当控制货币供应量,继续提高利率,释放更强烈的紧缩信号,逐步扭转负利率局面。这样将有助于稳定居民存款及其预期,降低企业及个人的信贷需求,并影响美元汇率及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从内外两个层面缓解通胀压力;有助于进一步抑制房地产投资投机,抑制资产价格泡沫;有助于减弱人民币升值预期,降低短期内加速升值的必要性。中长期来看,加息有助于平抑经济波动,推动经济均衡健康发展,传递加快发展方式转变的决心。

  经济数据要求货币政策稳健

  支持资金价格工具出台的是持续向好的宏观经济数据。11月份,我国进出口值2837.6亿美元,同比增长36.2%,环比增长15.9%,月度进出口规模首度突破2800亿美元。出口、进口值都同时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10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1-11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也比1-10月加快0.5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10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而此前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11月PMI为55.2%,比10月上升0.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齐增速,我们的内需发展潜力尤其巨大。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预测,中国经济今年将同比增长10%,2011年GDP同比增长9.5%。社科院发布的预计是,中国今年经济增速为9.9%,明年将在10%左右。

  而依然持续上涨的房价实际上也提供了可以进一步紧缩银根合理解释。在最严厉调控政策之下,全国楼市出人意料地量价齐升。11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7.7%,环比上涨0.3%。并且,房地产投资仍保持了36.7%的较高增速。对于控制房价上涨、防范资产泡沫,一些专家也建议,需改革中国的财税体制。

  鉴于上下行力量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基本可以抵消,货币当局如果再次使用政策工具也就不足为奇。不过,考虑到2011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攻坚之年,需要较高的资本投入来支撑;城市化进程的推进以及4万亿元催生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都需要大量的后续资金投入,如果过度收缩流动性,势必带来较大风险。因此,对于中央定调的明年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大家认为央行肯定会谨慎把握明年货币政策收缩的力度。同时,采取多种措施严防“热钱”的过度涌入,增加人民币汇率波动弹性,减少外汇占款带来的基础货币被动投放对货币政策效果的负面影响,综合利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控制流动性泛滥。

 
 
[ 资讯中心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